八路军新四军番号

八路军新四军番号

 岂知泽泻不水消湿,原善滋阴。 若九味羌活汤,实可不用。

无气,无血之瘀,用之能安然无恙乎。青蒿既得至阴之气,其非阳药可知。

法又用茵陈为君,大约必须五钱为止,佐之龙胆草、炒栀子、芍药、茯苓、猪苓、泽泻之类,则火热泻而黄又愈也,寒黄之病,一见水,则大吐不已,畏寒怕冷,腹中时痛,手按之始安,一身上下又黄,眼目自白,小便清长,夜间尤利,盖寒结于膀胱,命门无火以通,则水气流入于脾,而脾又寒虚,乃渗走于皮毛而为黄,其黄色必如秋葵之色者也。羌活与独活,本是两种,而各部《本草》俱言为一种者,误。

祛诸毒,理金疮恶毒,杀,去寸白虫,仍除头风,更破症瘕,尤祛时气,亦止心疼。此伤寒汗、吐、下之病,仲景夫子所以每用柴胡,以和解于半表半里之间,使反危而为安,拨乱而又问柴胡既是调和之药,用之于郁症者固宜,然有时解郁,而反动火,又是何故?

用枳壳以安胎,必至胎动不安,而生产之时,必艰涩。或疑肉桂用之于六味丸,补火之不足,然则加麦冬、五味子于其中,以补肺气,势必至之有余,似不可以为训也。

故正治心火而反热者,必从治心火之为安,而从治心火者,又不若大补肾水之为得。治法用肉桂五钱、茯苓一两,乘热饮之,下喉而腹痛除,少顷而便出,此其故何也?

Leave a Reply